网络社会年会

今天,后来成了节日

第二届网络社会年会欢迎致词
文/高士明(中国美院副院长)

第二届网络社会年会“与列斐伏尔前行:算法时代的都市论与日常生活批判”会议手册

      朋友们!今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后的第四天。今年又是马克思撰写《资本论》的150周年,半年前,在南京大学举办了大型的纪念论坛。距离列斐伏尔和他的同志们最为推举的“十九世纪最伟大的节日”——巴黎公社,也已经过去了146年。对大多数人们来说,今天是另一个节日,一个网络社会的节日,买家们的节日,一个由赤裸裸的消费主义驱动的,庸常、琐碎、斤斤计较的狂欢节。

我不知道列斐伏尔面对这个互联网社会的狂欢节会怎么想。他针对1950、60年代西方那个“引导消费的官僚社会”所批判的一切,在今天似乎都更严峻,更不堪。

在列斐伏尔看来,资本主义对日常生活的统治,一方面表现在物质的生产与消费,更重要的,是潜在于对人们精神文化的全面渗透与控制之中。有形的、局部的、外部的、直接的物质统治,被隐形的、内在的、无孔不入的抽象统治所取代,来自外在的压抑被自我压抑所取代。

列斐伏尔说:“日常生活是一切活动的汇聚处,是纽带,是共同根基”。所以,要改变刚才说的一切,我们就要“重新占领日常生活”。然而,重新占领是不够的,最近十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的占领,这只是政治的返祖化、退化的形式。在今天,网络生存几乎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第一性。列斐伏尔时代具有革命潜能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已经被置换为消费主义的假肢和致幻剂(Social media的social,不是社会是社交;自媒体的“自”,不是主体的自身性,而是景观社会中任性的消费主义表演性自我……)。

在这一现实中,我们是否还能够如列斐伏尔所说,“在日常生活中建造起人类的和每个人的存在的社会关系的总和”。无论这一理想是否能够实现,这都需要我们去重新连接、重新凝聚,重新创造出我们的共同性(the common)而非只是公共性(the public)。而这要求我们——重新发明日常。

重新发明日常,一方面需要勇气与精神动力。六十年前,也就是1957年,列斐伏尔发表的那篇《革命的浪漫主义》,谈的就是这种浪漫的游击精神。另一方面,需要创造力,需要我们在这个被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重新构架的日常生活现场,发明出新的技术、新的方法,新的路径。这里的关键是要创造发明,而非被给予,更不是消费、利用和依赖。在此,我们还得提防任何类型的科技崇拜和技术乐观主义。时间关系,在此我不做讨论。其实,真正的科学和真正的艺术的一样,都是系统的“毁三观”的学问,都是朝向未知和无名状态的无功利的、一往无前的探索。

今天,在11.11,这个消费主义的狂欢节,我们需要认真地检验一下列斐伏尔时代的工具箱,重新考察一下列斐伏尔和他的同行者们,那些情境主义者们所期许和仰仗的东西——“时刻,游戏、异轨、漂移,还有节日”——这些在当下互联网社会中的价值和可能性。不要忘记,我们在中国杭州,这是全球互联网日常生活的最前线,而在列斐伏尔的意义上,日常生活就是最前线。

明年,是“五月风暴”的五十周年。1968,是属于列斐伏尔,属于情境主义者们的另一个伟大节日。然而,节日终究只是节日,当它能量耗尽,它迅速成为形形色色的新社会运动或者新纪元运动,成为给资本主义体制打补丁的“疫苗政治”。我们知道,疫苗不会瓦解机体,只会使机体产生抗体,升级换代。当然,1968也培育出了我们现在还沉溺其中、享乐其中、获利于其中的这一局叫做“当代艺术”的游戏。

而列斐伏尔原本希望的,是将日常生活创造为艺术,创造为节日,以区别于资本主义的日常性,他原本期待一种非等级制的游戏,一种创造性的差异化力量,一种使文化价值反转、使感受力蔓生的潜在能量,这种潜在的能量将自下而上地改变日常生活的内部结构。这需要的或许并不是一场1968式的波澜壮阔的社会运动,而是反复辩证中的日常生活实践的点滴工程。

1966年11月,在斯特拉斯堡大学的中庭,一群深受列斐伏尔影响的情境主义者们(那是另一群同行者们),开启了1968的序曲。

我身后展示的是当年的现场,地上那一句法文是——“那些嘴上喊着革命,却对日常生活漠不关心的人,口中含着的只是一具尸体。”下个月,跨媒体艺术学院的“未来媒体/艺术宣言”将从这里正式开始。这份宣言并不是一个文本,而是一系列行动、展示与事件。本次网络社会论坛,以及几个月前那个题为“隐谕”(Latento)的工作坊,都是这个宣言的组成部分。

明年,我们可以想见,对于1968,一定有无数的纪念活动。无数当年的“革命者”会喝着红酒怀念当年,怀念那纯洁、浪漫、天真无知而又理想主义的青春时光。1968将会作为它的反面被再消费一遍。12月2日,跨媒体艺术学院在斯特拉斯堡大学的活动,却不是为了纪念,它将是一份提案。它的主题是“世纪:一份提案”——对辩证的历史唯物主义者来说,每一个过往事件都是通向多样未来的一份提案。我们希望,我们这次面向未来的行动,同时可以为复杂矛盾的二十世纪补写一份宣言。

艺术家吴山专在他的小说《今天下午停水》中有一节叫“今天,后来成了节日”。他所说的今天,是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天。日常生活的每一天,都会成为节日——为了不再需要被纪念的节日。

 

高士明

2017/11/11

 

2017年11月11日上午 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 学术报告厅 签到

 

 

goedkope voetbalshirtscamisetas de futbol baratasmaglie calcio shopLacné Futbalove Dresytanie koszulki piłkarskiebilliga cykelbyxorlevně cyklodresyropa ciclismo baratawielerkleding outletoutlet abbigliamento ciclismoprofesjonalne stroje kolarskie
X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