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网络社会年会

第三届网络社会年会-智慧都市网络(IUF)报告人 | 亚罗米尔:比特币背后:区块链计算系统的兴起与许诺

尼斯·罗伊欧(Denis Roio), 朋友都叫他亚罗米尔(Jaromil),拥有技术哲学博士学位,是为Dyne.org.的共同创办人,并担任该组织的技术长与软体工程师。他的成果获得自由软体基金会的推荐,并广布全球各地。曾领导荷兰媒体艺术学院研发部门长达六年时间,Jaromil于2009年柏林的转译媒体艺术节获颁弗鲁塞尔理论奖;此外,Jaromil亦曾于2012年入选欧洲青年领导计划,并于2014年被欧盟列为目的经济的前百大社会企业家之一。

Denis Roio, also known as Jaromil, is a doctor i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and a software artisan, CTO and co-founder of Dyne.org. His creations are recommended by 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and redistributed worldwide. Jaromil received the Vilém Flusser Award at Transmediale (Berlin, 2009) while leading for 6 years the R&D department of the Netherlands Media art Institute (Montevideo/TBA). He is a fellow of Waag Society in Amsterdam, included in the “Purpose Economy” list of top 100 social enterpreneurs in EU (2014) and the “40 under 40” European young leaders program (2012).


摘要

比特币背后:区块链计算系统的兴起与许诺
What lies behind Bitcoin: the rise and promise of blockchain computational systems

过点对点和加密账簿软件组件组合而成的“区块链”技术,现在个人和组织有可能“将数字货币放在硬盘中”,自动地验证合同,无需中介就能管理信任网络。在这些基础上,会计领域出现了突破性的技术创新,人们通常称其为区块链,或者说“三重簿记”或分布式账簿,它推动了首个流行的密码货币“比特币”的诞生,并使金融业和其他相关行业愈加狂热。“区块链”现象自我配置为一种颠覆性技术,可以在金融、机构和组织层面上进行脱媒。然而,对许多人来说,它的潜力、局限性及其适用领域很难理解。通过这次演讲,我将带领听众了解两个欧洲研究项目D-CENT和DECODE所取得的经验,这两个项目的关注点是“去中心化的公民参与技术”和“去中心化的公民拥有的数据生态系统”。我将考察项目中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情况和这种创新在社会中的价值,花时间来详细地解释“区块链”技术是什么,又不是什么。

With so called “blockchain” technologies, consisting of a combination of peer-to-peer and cryptographic ledger software components, today people and organisations have the possibility to “hold digital money in an harddisk”, autonomously validate contracts and administer a network of trust without the need of intermediaries. At the base of all this there is a ground-breaking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in the field of accountancy, which is popularly addressed as Blockchain, or “triple-entry book keeping”, or distributed ledger, which powered the first popular crypto currency “Bitcoin”, plus the growing enthusiasm of the financial industry and other industries following. The “Blockchain” phenomenon configures itself as a disruptive technology enabling disintermediation at a financial, institutional and organisational level. Yet for many is very difficult to comprehend its potential and its limits and its fields of application. With this lecture I will walk the audience across the experiences made through 2 European research projects, D-CENT and DECODE, both focusing on “Decentralised Citizen Engaged Technologies” and “Decentralized Citizen Owned Data Ecosystem”, investigating the adoption of blockchain technologies and the value of this innovation in society, taking the time to explain in a detailed way what “blockchain” technology is about and what is not.


報告正文

dyne.org.共同创办人、技术长丹尼斯·罗伊欧演讲

时间:2018年11月21日
地点: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报告厅
整理翻译:门婕聪
編輯:盧睿洋

据我了解,中国美术学院是中国非常古老的艺术学院,它已经历经90年岁月,能够受邀至此,我感到十分荣幸。

我今天要讲的议题,如今有诸多名字,有人称之为“区块链”,也是业界谈论得沸沸扬扬的一个词。我更喜欢称它为“加密”。因为它主要涉及密码学领域的进步。另外有人,尤其是工程师, 称它为“分布式帐本”技术。

我将从我的研究观点向大家介绍这一议题,它不仅是技术性的。我来自于一个组织,我们深深扎根于开发实践。

Dyne.org是基金会的名称。我们的根基是互联网以及一个1994年以来就存在的黑客社区,我们是这个社区的一部分。甚至在互联网(Internet)之前,我们曾经使用BBS、业余无线电(ham radio)。基本上来说,我是第二代。我曾经运营过BBS。现在我与我的两位同事弗里德里克·波利尼(Federico Bonelli)阿斯帕西娅·本尼迪(Aspasia Beneti)一同来参加大会。

在我们的工作中有很多灵感,而基金会的三大支柱是环境可持续性(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跨学科方法论(interdisciplinary methodologies)与自由开源软件(free open source software)。我们是非营利的,从2012年起担任欧洲委员会的研究机构。

当然,我们不容错过去年所发生的事情。与互联网有如此之深的纠葛,我们事实上也是这种革命的一部分。开个严肃的玩笑,我不建议任何人给它(加密货币)投一分钱。但我想请大家从历史与社会的角度去调查研究这种现象,其中最著名的是比特币,它现在是世界上最长的区块链,也是被攻击得最惨的,因为有太多动机让人去攻击它。

因此,在研究这一现象时,我首先想问的,也是最重要的是,炒作的背后是什么?真正的价值是什么?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去了解、购买这个雪球一样的东西,或者想拥有、修改这种技术?

2011年1月,维基解密的资金被切断;2011年9月《福布斯》发文;2011年11月25-27日第一届比特币大会在布拉格举行;约4万3千个比特币被盗;2012年9月15-16日第二届比特币大会在伦敦举行

我相信,而且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这项技术的起源主要可以追踪到同年(2011年)发生的另一现象。这个现象是维基解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做这样的关联,但是如果你细看采纳比特币的过程的图表,实际上你就会发现,在2011年1月为维基解密带来捐款的资金渠道被切断,维萨(Visa)和万事达卡(MasterCard)决定,甚至在没有法院审判的情况下,切断维基解密网站的资金业务。注意这点,他们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大多数来自美国共和党的政要说维基解密项目是犯罪。所以,Visa和MasterCard决定在没有法庭程序的情况下切断外界向维基解密的捐款的渠道。                  

我认为这里涉及一个理解我们所生活的时代非常重要的方面:网络的中立性。在这个项目中行动的人们,的确,他们是在对抗现状,但是这种对抗建立在一个基础上:他们能够使用对他们自己和对他人来说中立的基础设施。

左: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右: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照片: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

幕后的黑客,我们或许能从这张“合照”上看到他们几位,他们实际上发展出一种伦理:在程序正当环境中立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去改变世界。我认为这些史实也和我们现实的故事息息相关,我将随后解释原因。

如今我们仍然依赖中立的网络,或者至少是所宣称的网络中立性。我们正在目睹所谓的共享经济的诞生。例如优步(Uber)或爱彼迎(Airbnb)这样的共享经济公司,它们根本上是将我们数据的关系性价值提取到他们正在积累的资本中。它们不仅赚钱、逃税,而且还积累了他们收集的所有数据。

共享经济…?!问题是,我们到底在和谁共享我们的需求和欲望?

在物联网的应用场景中也是如此,到处都是传感器!这一点在杭州也十分明显。而在大多数案例中,这些数据实际上在我们并不确切知道它作何用处的情况下被积累了。

物联网…替我们互联互通,问题是,它们在对谁说话,说了啥?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这个网络组织开始建立我们的基础设施、重视基础设施的价值以及提高对此的意识。

在搭建网络时,还有一个我们黑客熟知的要素。这个要素在使用电子邮件架构时,比如使用简单邮件传输协议(SMTP)时也会用到,我们知道电子邮件是我们沟通中的最重要的中立基础设施之一。这个要素有一个很常见的名字,它被称为垃圾邮件。

注:“spam”也是斯帕姆午餐肉的英文

垃圾邮件与信号质量有关。当我们创建一个开放系统时,我们首先要处理的是大量的噪声。实际上,噪音会使系统保持开放变得非常困难。如果我们回过头看一些邮件服务器的例子,就会发现,现在只剩下极少的组织在处理我们的电子邮件。

实际上,这个协议最开始是你自己承担的,它最初是去中心化的,因此你对自己的通信保有主权。但是因为垃圾邮件,今天只有极少数的公司运营我们的大多数电子邮件通信。 所以,原本设计成分布式的系统,却没有发展成一个分布式系统。一定是哪里出了毛病。而我们正试图寻找解决方案。

我现在请大家从本地意义上和全球意义上去思考,因为我相信解决方案可以在本地范围里找到。另外,我们还须从历史角度去思考实际的全球背景。

因此,我今天想向诸位抛出的主要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认识并影响我们所处的网络中所传递的各种价值?在我解答前,我得说明,我所谈论的不只是通信,我谈论的是我们的愿望和需求,它们和共享经济缠在一起,但我们并没有明确地意识到或控制这些数据所做的或正在做的事情。 

当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动人而又混沌的社会,我认为混沌蕴藏着很多魅力。我们与很多自发者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有的做开放源代码,有的也不是完全是搞技术的人。我的组织以及其他许多组织都致力于此。

比方说,请看这张黑客大会的照片,我相信你们见过很多类似的情形,它看起来越来越五彩缤纷,就像一个艺术大会一样。这也说明我们需要一些更有创意的东西而不仅仅靠技术来寻找解决方案。因此,我提出两条主要的途径来寻找解决方案。

第一个,当然了,是技术性的,我们已经实践了很多。作为黑客,我们有许多黑客松、集会、混沌电脑俱乐部(Chaos Computer Club)等等。所有这些,你都可以在网上找到相关资料,它们非常容易获得。而在使用技术解决问题时,我认为互用性(interoperability)非常重要。我们是在做“探网”(Dowse)项目时意识到这一点的,(大会第三天的工作坊包括“探网工作坊”)。

Dyne.org支持的部分程序

Dowse开发的产品是开源的,你可以挪用它、更改它、重新分配它。我们的工程师在开发它时,与许多现有的其他产品交织在一起。这是一种设计模式:当你设计某个东西,希望它成为基础设施的一部分,那么你不应该想着通吃,而要让它与已有的东西互用。当你开发某种技术时,互用性是一种非常可持续的模式。于是,我们就回到了过去美好的Unix方式。当设计Unix系统时,我们总说“只做一件事,并把它做得漂亮”。

另一个在开发技术时重要的方法是支持现有的基础设施,并尽可能代代相传。这些工作是在我们发布的操作系统上完成的。我们Dyne.org现在正在发布基于GNU+Linux的第三代操作系统,过去15年我们一直在开发它:Devuan。

GNU+Linux操作系统,分布逻辑式运算,可控的运行环境;极简的、资源优化的、全文档化、可自订可在云端运行,裸金属,超过30个ARM设备(开源硬件),基于Devuan

Devuan是Debian系统的一个分支。由于原系统中的一些变化导致它与现有嵌入式主板的兼容性降低。我们继续开发Devuan至其实际可与多达30种ARM板兼容。同一个系统、同一个软件,你可以开发在30种不同的ARM板上运行,包括Raspberry Pi、Cubieboard、Olimex等。Sunxi板同样也支持,Sunxi在中国非常受流行,实际上我们受益于中国市场的开放。因为Sunxi运行良好而且它们本身就非常可传代。所以我请大家留意这个项目,用不同的电脑可以找到不同的下载。

我们也在努力回收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举个例子,你可以在Chromebook笔记本电脑上运行Devuan。如果你购买一台Chromebook,它是完全被谷歌锁定,那么实际上你无法真正地好好利用它,因为你只能在使用谷歌的基本架构的情况下去使用它。然而,我们能让你的Chromebook刷机,在不安装谷歌软件的情况下继续使用电脑。谷歌软件,我们也叫它间谍软件。无间谍软件才是我们称之为谷歌软件的方式。

但这还没完,因为我们坚信,好技术的出发点不是技术。我们必须从人们开始,从我们自己开始,我们必须从信任开始。信任是文化的产物,是我们构建基础设施的重要标杆。各位将在我们之后的工作坊中体会到,我们会先分析信任对于我们来说是什么。我的同事弗里德里克期待着你们的参与。

弗里德里克工作坊:转变分析
年会第三天,弗里德里克在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草地开展转变分析工作坊

在研究信任时,我们回到区块链,在研究比特币时,我们向自己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你了解比特币,你就知道在比特币算法内部有个所谓的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基本上就是证明,你运行自己的计算机,消耗了一些电力来寻找一些数字。我们发现这很不可持续,而且非常排他。是机器在证明你到底有没有做工作。

我们确信这并非理想情况。所以我们开始考虑社会性的工作量证明这个理念。我们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加密系统,同时这个系统实际上又被人们自己掌握?

算法主权(http://algosov.org/)《驾驭》,作者:帕维尔·库赞斯基(Pawel Kuczynski)2016年

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正如这个关于算法主权的项目(http://algosov.org/)揭示的,我们正面临诸多危险。此刻我们正让机器来设计我们的激励系统。像“精灵宝可梦GO”(Pokémon GO)这样的流行案例很好地说明了问题。这个系统刺激年轻人去跨越火车轨道,去到对他们来说很危险的地方(去找虚拟奖励)。年轻人直勾勾地看着屏幕,在很多地方还造成交通拥堵。想象一个科幻小说的场景中,一家游戏公司设计了一套实际上会损害我们国家的游戏激励机制,并且真的失控了。

共同福利,2016年起

我们继续设计了将人置于算式中心的系统。我们与欧洲委员会合作的项目之一叫做“共同福利”(Common Fare),请大家浏览一下它的网站 commonfare.net。我们汇集了很多来自草根群体的故事,他们试图真正地以一种包容的、集体的方式来治理共同(commons),并且珍视共同价值对我们的重要性。

于是,我们继续开发了“社会钱包”,它是一个信用系统的钱包。对于一个集体或合作社来说,这也是一种了解价值如何在他们之间传递的方式。我现在就不做更复杂的阐释了,我们的同事阿斯帕西娅会主持第三天的工作坊,到时候我们会进一步介绍“社会钱包”的诸多潜能。

社会钱包,相关网址https://freecoin.dyne.org;https://github.com/commonfare-net;https://secrets.dyne.org

简而言之,它是一个工具包,用于构建具有线上和线下交易功能的透明薪酬系统,可以使用多个区块链后端。我们希望它能使用多个区块链后端,因为我们希望参与其中的人们能够选择他们想要使用的区块链。例如,在中国,你可能想要启动一个中文的区块链,而不是提交给另一个基础设施来处理。所以,进一步来讲,人们应该对他们正在使用的东西有越来越多的主权。

“探网”

这些就是我们寻找人性的方式来构建我们的城市基础设施的一点点配方,我们用“探水”(DOWSING)一词来比喻,当我们开发网络路由器,寻找网络感知(network-awareness)时,就像是在探水一样。

这是一场有意识的行动。我们希望把军事术语从网络用语中清除。如今,如果你在处理网络应用,你经常会听到防御(Defense)、护盾(Shield)、看门狗(Watchdog)、防火墙(Firewall)等词语。我们认为对网络空间进行军事术语的去殖民化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因为,如果我们想要建设城市,如果我们想要建立自己的安全,我们就必须将公民社会纳入这个过程之中,因为没有什么比公民社会更能展望和平。而在此过程中,我们真的想改变这些我们正在开发的网络应用的名称。所以这就是“DOWSING”:设法在我们的基础设施中找到一条通向人性的路。

演讲视频

演讲简报档

Denis-Roio更新-InstituteOfNetworkSociety_Hangzhou_Nov2018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