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建中的中国

贵州加速度——幺妹儿!过来听田野报告会噻~

网络社会研究所&空间生产的乡土实践小组于6月14日-6月21日在贵州田野调查,我们走访了贵阳、毕节、黔南地区、黔东南地区的10余个村落,带来了乡建中的贵州的消息,在此邀请各位师友共同讨论。(所有图片来自田野团队。)

地点:4-213.5网络社会研究所时间;6月24日(周一)下午2:00-5:00
主持人:黄孙权
报告人:李雁军(花果园);仝昭祥(大坝村);彭婉昕、陈臣(易地扶贫点);叶V (立碑村)。


沿着一条狭窄主路上坡,广告牌占领了地平线,一点一点涌进你的视野,在亚洲最大楼盘贵阳花果园密集的超高层下行走,你的手机讯号时好时坏,你走几步就遇到一个售楼小哥,他会向你推销将要开盘的薄利多销的户型,但最推荐的还是“白宫”边上的“象征着尊贵身份”的高达335米的“双子塔”。花果园规划了200万平方米,居住着50万人,容纳着贵阳1/10的人口,而每日在这里流(du)动(sai)着的人口达100余万人。

在布满窑子的城中村金顶山青竹巷,我们登上山顶,一片还裹挟着旧衣物的瓦砾边上,玉米地仍在生长,望向这座城市,花果园、未来方舟、世纪城三大楼盘耸起一座座高楼,支起游乐一般的盛大景象。

 28个省份公布了19年第一季度的GDP数据,贵州位列倒数第6,但增速居全国第二。

朝着“2020年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前行的贵州,作为全国贫困人数最多、贫困区域最广、深度贫困的省份之一,正加速度地脱贫和转型。我们到访的奢香古镇、团圆社区等都为易地扶贫安置点。奢香古镇是恒大集团结对帮扶大方县扶贫项目,易地安置小区就在奢香古镇旁,我们在此途遇快手网红。

快手网红小啊东

网红也成为贵州扶贫的一条道路--黎平盖宝村借助直播平台收获了大量粉丝,在18年底实现全村脱贫。18年10月,黎平县组建了网红助力脱贫攻坚协会,正建立起一个完整的网红扶贫产业链。

作为政府工程的息烽县团圆社区在2018年3月开始建设,十个乡镇的贫困户都搬迁至此,在今年6月底之前就要达成18栋368户全部入住。在一线的社区官员告诉我们,他每天都在处理由于赶工期留下的房屋质量问题,顶着上级传达的“不完成任务就卷铺盖走人”的压力,而另一面则是群众工作难做,搬迁前和搬迁中无尽的沟通,搬迁后要考虑农户如何在此长远生活,要开展职业培训,甚至要处理搬来的村户保留原有的习惯,不会开门锁、不会使用马桶的问题。

易地扶贫搬迁是指对居住在生态环境恶劣,自然条件低劣等不具备生存条件和地质灾害高发地区的贫困群众,按照农民自愿的原则,在政府的统一组织下,搬迁到生活和生产条件较好的地区,实行有计划的开发式移民,通过开垦宜农宜林荒山荒地,依托城镇和产业发展等易地安置。

奢香古镇航拍图

作为贵州唯一的淘宝村——立碑村,有着优越的交通位置,在06年就被确立为省级新农村“百村试点”,电脑普及率高,也较早覆盖了宽带,为发展电商打下基础。从在广州卖衣服到回村卖家乡特产的年轻人告诉我们,做淘宝屡屡遇到瓶颈,原因之一是村里资源不够丰富,食品安全又愈加严格,能卖的东西不多。

安顺市双堡镇的大坝村从省级二类贫困村发展成为省级小康示范村,已是远近闻名的典型乡建案例。它在2012年成立了以全村村民为主体的合作社,并在15年自建了加工金刺梨的酒厂,之后不仅消化了大坝村和周围几个村的金刺梨,而且还解决了村里200多人的就业问题。

采访正在路边做扶贫基础工作的大坝村村官

贫困地区从不缺民间手艺和智慧,也有独特的风景和文化传承,我们见识了长顺县代化镇的枫香染、长顺县斗麻村的苗族房屋结构、侗寨的生态厕所、贵州的喀斯特地貌。

枫香染
 黄岗侗寨

要扶贫民而非扶懒汉,改变村民的观念成为扶贫工作中关于人的部分最困难的工作。侗寨黄岗村脱贫攻坚指挥长说村民往往没有发展的意识和足够的能力,内在动力不足,就必须借助外来力量的带动,目前村落还处在初步规划的阶段,10月份运营公司就要进入。而此后如何保留对村落的地方认同又能促进经济发展?如何同时贡献公共和产业?如何平衡外来的力量和作为行动主体的村民的主动性?要生意也要生机。这些都是将来对黄岗村的考验。

基层干部正绞尽脑汁发展地方产业,引入外来公司,或是利用龙头企业带动,或是组织合作社。黔南州仍在做扶贫工作的80岁的胡奶奶告诉我们,要结合扶贫工程和现实发展,这样才能让建设不只是成为虚设,才能永续经营,此中有诸多矛盾需要攻克,而这些都要围绕着人,有人才会有产业,甚至人本身就是最大的产业

胡奶奶带我们到斗麻村
虎场村网格员与分管的村户开环境整治组会,这个村还没有手机讯号,即将开通电信服务。

网格员们一边面对着现代化的连片住宅,一边面对着两三户在深山里不愿搬出来的村户。他们绕着十八弯的山路,在脱贫攻坚的引擎下,攀登着增长的斜坡,在加速度中体验着停滞和疾驰。

美丽乡村(2014)、特色小镇(2016)、乡村振兴(2017)、精准扶贫(2014-2018)等,一系列的国家政策都指向中国乡村,乡村问题是中国当下产生、化解和与城市问题相伴发生的过程问题。大规模的工业化、都市化、信息化并行的过程正给中国乡村带来剧变。2020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彻底消除贫困(7000万人),势必改变许许多多传统乡村的空间面貌、生产关系、生活方式、生态状况。我们渴望考察、研究、记录、保存和讨论展示其中的问题,并思考网络社会下的乡村新问题与乡建新方法是什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