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年会

第六届网络社会年会|卡梅隆.赫贾吉:从NFT的角度重新思考社交网络:一场即将到来的革命

视频剪辑:张述轩

从NFT的角度重新思考社交网络:一场即将到来的革命

报告人/卡梅隆.赫贾吉(Cameron Hejazi)

图文整理/张晋珲

本文根据卡梅隆.赫贾吉(Cameron Hejazi)于第六届网络社会年会“时刻互惠:合作生活的瞬间”主题一“SparkLink”所发布的主题评述整理而成。本文作者卡梅隆.赫贾吉为Cent创始人。

首先,感谢网络社会研究所邀请我参加这次的活动。很高兴能够参加,与大家见面。分享一些想法,希望能和大家有一个很好的对话。虽然我的ppt做的非常简单(希望大家多担待),但这场发生在NFT领域的革命触及了一切。

首先我打算和大家介绍一下我的背景,我叫卡梅隆。我是Cent公司的CEO,同时我也是一名技术联合创始人,所以我非常关注具体细节,Cent背后的使命是让任何人都能获得创造性收入,即让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从中赚钱。我们从2017年开始建立了一个社交网络,专注于把人们在社交媒体上会采取的所有行动(比如喜欢某人的帖子,关注某人或订阅他们并留下评论,以及发表自己的帖子)变成一种收入。我们是通过新颖的激励机制来使得这件事成为可能。

一开始,人们还不是很熟悉这种模式,现在这样的东西被称为NFT。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给与人们对其数字内容的所有权,以及将所有权转移给他人的权力。我们可以授权他们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无论是卖掉它,还是把它送给朋友,亦或者为了任何目的而储存它。而这才是真正对于数字资产的权力。

我们公司在2020年左右决定在我们的社交产品上采用NFT这种形式,但我们不想这件事只是发生在我们的网络上,因为我们的用户大约只有十万人,相对较少。所以,我们打算进入大众社交媒体,比如Facebook和Twitter。我们想把NFT的权力带给这些平台上的用户。比如通过我们的产品,人们可以将一条推转化为NFT并且出售。这样我们就能够让更多的人接触到NFT,以及他们可能做的事情。我们甚至可以让Jack Dorsey1美国软件设计师和商人,Twitter和Square联合创始人兼CEO去将自己的推特铸币成NFT。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时刻。

不过我们认为这只是将社交媒体和NFT结合在一起的第一次尝试。所以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如何让更多的人接触到这项技术。我希望在我今天准备的这几张幻灯片中分享几件事。

NFT的真正美妙之处在于你的身份可以从根本上与平台分离。我的意思是无论是你关注的人还是你回复的帖子等,这些都发生在这个平台之上,也就说你在这个平台上建立自己的身份。你在这里投入自己的精力,甚至是金钱,但如果平台封禁你的话,你没有任何办法。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再在另一个平台上建立自己的账号。而NFT最大的作用就是分散你的身份,并最终通过区块链让你无论去哪个平台都可以插入你自己的身份。

图1 将平台上的身份分散开(图片取自作者ppt)

将一些东西铸成NFT放在区块链上是一回事,但当其他人拥有这个NFT的时候,这个人和创造它的人之间就形成了一种隐含的关系。当你作为拥有者的时候,你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方法去解释它。但最让我们兴奋的是,当你从某人那里获得了一些东西,那么你就在一个关系网里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非常强大的,因为它独立与任何一种单一的平台之外。所以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真正尝试的是让任何人都能创建NFT,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名人,大企业或者是有影响力的人在参与这件事。但是我们认为这个技术其实是属于所有人的。通过让任何人都可以铸造和销售推文这件事证明了这一点。

图2 NFT作为图谱中的链接(图片取自作者ppt)

但我们也在更进一步的思考。因为当我们将所有权原则应用于我们的数字世界和我们创造的价值时,我们不一定需要一直考虑销售,也就是所有权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所以我们在考虑如何将这个技术扩散给更多人时,我们考虑的并不是每一个进行这件事的人都会变得很富有。事实上我们认为大多数的NFT可能根本不需要钱。正式所有权的价值让它得以扩散。

图3 人人都能创作NFT

因此,最终这种颠覆web2.0和社交网络的方法就是围绕着改变商业模式的运作方式。在过去,直到今天,社交网络的收入基本上都是靠广告,针对特定的人群投放特定的广告,比如Facebook就是这样,但是终究来说,他们只是一个寻租者,实际上你并不希望他们囤积关于用户的数据,而使用NFT就是在解放这些数据。在一个关系网络里,所有的资讯都是公共的,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它,并把它变成有用的东西,所以通过NFT你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它不再是关于一个品牌或者企业,甚至是一个有抱负的创造者去寻求像Facebook这样的平台来通过广告的方式进行宣传。比如如果你是一个音乐家,当你发现你的听众与另一个拥有更多追随者的音乐家重叠,那么你就可以空投NFT到他们身上,这就是NFT可以做到,但是旧有的网络做不到的事情,因为这些数据实际上并不可见。这对于想要建立品牌的人来说也是非常有力量的。而且这些数据永远属于你,因为它是用加密技术保护的,由你的私钥保护,不是任何人可以从你那里拿走的。

图4 NFT“不需要”资金,资金会自动找上门来(图片取自作者ppt)

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让你作为个人创造价值,我们认为只要能启发到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们就越能创造这种互惠和共享繁荣的风气,我们在我们的平台上看到的一些最有价值的互动不仅仅是当有人购买最贵的推文等等这样的事情。当那个由影响力的人也反过来购买粉丝的推文,所以一旦你进入了这个所有权系统,你就可以进行这样的互动,而这些互动和连接在旧有的以广告模式为驱动的社交媒体里并不存在,而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要决定什么是价值,以及创造什么。这些都是作为一个存在与互联网上的人应该真正思考的事情。这一过愿景是非常令人兴奋的。这并不是私有化数字版权和资产,因为你有一个基本的基础,一个关系之上,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你的数字权利。并由加密技术保护。用这些原则来思考在新的数字经济中可以建立什么是非常有力量和鼓舞人心的。

图5 旧模式:广告;新模式:激励(图片取自作者ppt)

我认为我从这一切中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才刚刚开始见证这一个技术运动的最开始,在早期的互联网中。我们看到了社交网络的价值,但是慢慢的又变成了后来的状况。但我相信在我所看到的趋势中,我们会看到更多数量级的NFT存在,而这也将成为我们正在建设的未来的日常互动的一部分。所以当我看到你们分享的Sparklink时很兴奋,因为我认为这是非常类似于NFT的分布式结构,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尝试,我认为值得对此进行深入地推进。谢谢大家。

本文作者

卡梅隆.赫贾吉(Cameron Hejazi)
卡梅隆.赫贾吉是一名技术专家,自2013年以来一直从事创作者经济工作。最初,他专注于广告模式,与广告交易所和机构合作,帮助数字创作者最大化广告收入。当以太坊出现时,他看到了替代商业模式的潜力,并从那时起一直在尝试这些模式。Cent成立于2017年,是一个创作者网络,允许用户为好的帖子和评论互相提供加密货币奖励。在2020年底,Cent的小型旧金山团队创建了Valuables,这是一个用于推文的NFT市场,到了3月,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通过Cent的Valuables应用程序铸造了Twitter的第一条推文,以相当于290万美金出售而成名。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