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年会

帕沃尔.卢普塔克 | 加密无政府主义及共享经济影响下的未来

本文作者帕沃尔.卢普塔克(Pavol Luptak)

Pavol Luptak是一个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和自愿主义者,专注于技术和社会黑客入侵。他以计算机黑客的身份开始他的职业生涯,并获得了许多著名的IT安全认证。2007年,他成立了IT安全公司Nethemba,专注于渗透测试和白帽黑客,几年后,他联合成立了一家bug赏金公司Hacktrophy。他负责了许多公共安全项目(如破解最常用的Mifare Classic卡,黑客攻击公共交通/停车票短信,黑客攻击e-Kasa)。

作为一名黑客爱好者,他是布拉迪斯拉发的Progressbar黑客空间的共同创办者,以及布拉格和布拉迪斯拉发的Parallel Polis(布拉格的黑客空间)的创办者,他负责组织国际加密无政府主义会议,专注于加密解放技术。

除了技术,Pavol还喜欢当代艺术。他成为捷克著名的当代艺术团体Ztohoven的成员,Ztohoven负责许多黑客行动主义的当代“媒体雕塑”项目,并和他的朋友一起创办了数字艺术公司Satori。

随着Parallel Polis的发展,Pavol决定实现他的愿景–完全退出系统。由于全球性和灵活性,他决定放弃自己的永久居留权,从银行账户转为加密货币,开始使用全球医疗和手机公司,成为一个全球公民。 

Pavol Luptak is a cryptoanarchist and voluntaryist focused on technology and society hacking. He started his career as a computer hacker with many prestigious IT security certifications. In 2007 he founded IT security company Nethemba focused on penetration tests & ethical hacking, few years after, he co-founded a bug bounty company Hacktrophy. He is responsible for many public security projects (e.g. cracking of the most used Mifare Classic cards, hacking of public SMS transport/parking tickets, hack of e-Kasa). 

As a hacker enthusiast, he co-founded Progressbar hackerspace in Bratislava and Parallel Polis in Prague and Bratislava (hackerspaces in Prague where he is responsible for organizing the international cryptoanarchist conference focused on crypto liberation technologies.

In addition to technologies, Pavol loves contemporary art as well. He became a member of the famous Czech contemporary art group Ztohoven which is responsible for many hacktivist contemporary ‘media sculpture’ projects and started with his friend the digital art company Satori.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Parallel Polis, Pavol decided to achieve his vision – completely opt-out of the system. Thanks to globality and flexibility he decided to give up his permanent residency, switched from bank accounts to crypto-currencies, started to use global health care and mobile phone companies, becoming a global citizen.



加密无政府主义及共享经济影响下的未来

文 / [捷克]帕沃尔.卢普塔克[Pavol Luptak]
译 / 郑叶颖
编 校 / 翠玉

本文根据帕沃尔.卢普塔克[Pavol Luptak]发表于第五届网络社会年会“实践智慧之网”主题四“加密主义”的主题演讲整理而成。本文标题原文为“Impact of Crypto-anarchy and Sharing Economy on Our Future”。本文作者帕沃尔.卢普塔克为加密无政府主义者,Nethemba创始人,Hacktrophy联合创始人。

摘要:本次讲座介绍了密码学无政府主义和共享经济对人类社会未来的影响。从现在开始,我们向何处前进,未来几年我们将向何处前进?

Abstract: The lecture describes the current as well as predicted impacts of crypto-anarchism and the shared economy on the future of human society. Where have we moved from now on, and where do we head over the next few year?


今天,我为大家准备了一场独特的演讲,叫做“加密无政府主义及共享经济对未来产生的冲击”。我是一个加密无政府主义者(cryptoanarchist),就像最早闻名的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发明比特币的中本聪(Satoshi)一样,我坚信加密技术,尤其是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ies)和去中心化技术可以帮助人们实现经济和个人的自由。

就我个人的技术背景来看,我比较像“白帽黑客(ethical hacker)”。我拥有两家有关IT安全的“白帽黑客”公司,一家叫Nethemba;另一家叫Hacktrophy,是一家漏洞赏金公司。我是位于伯拉第斯拉瓦(Bratislava)和布拉格(Prague)的黑客空间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布拉格的加密无政府主义大会(Hackers Congress Paralení Polis)的组织者之一。我知道布拉格在中国十分有名且深受喜欢,欢迎大家来布拉格参观!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2013年以来我对加密无政府主义的个人想象与愿景。在这次演讲中,我将我从过去所做的、已经被落实的预言开始讲起;随后,分享一些我正在被落实的预言;最后,我还会谈到那些尚未被着手实现的预言。 

这些预测将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改变。在开始之前,我想先向大家申明,接下来我谈及的构想与愿景部分受来自Paralelní Polis其他演讲者们的启发,比如Frank Braun和Smuggler。他们或许是德国最棒的加密无政府主义者了,他们在全欧洲都非常有影响力。当然,我不排除我部分预测的准确性只是凑巧,但总而言之,我接下来介绍的这些现象都发生得比我构想的要晚一些。比如,在2005年左右,我写下关于“优步共享汽车(Uber sharing taxi)”的概念——当然,我当时的概念并不叫“优步(Uber)”。当我把这个概念分享给我的朋友并对他们说,“我们把这个东西做出来吧!”时,他们纷纷告诉我,“这太复杂了!”。但几年之后,优步(Uber)便带着相似的商业理念出现了。

第一组已被实现的预测
ACCOMPLISHED PREDICTIONS#1

我个人是优步(Uber)和爱彼迎(Airbnb)这类在全球各地大受欢迎的“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忠实支持者。但我预感到了这些共享经济可能引发的传统行业及从业人员(比如酒店或者出租车司机)与平台之间的矛盾。如今,在包括伯拉第斯拉瓦和布拉格在内许多城市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反优步(anti-Uber)和反爱比迎(anti-Airbnb)的游行示威活动。与此同时,我也预见到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个去中心化的爱比迎——CryptoCribs(但不幸的是,这个项目在某种程度上停滞了),同时还有类似优步但开源的软件——Libretaxi的出现。

此外,我还预料到了门罗币1 门罗币可以算得上是最成功的匿名加密货币。(Monero)这样真正匿名的加密货币的出现。加密货币的核心是隐私保护。大家知道,比特币并并没有维护个人隐私,它可以在完全透明的状态下进行流通。现在也有许多机构和私人公司帮助政府机构披露比特币交易,分析(change analysis)完全可以被更改。无法保护隐私的比特币在大部分西方国家变得更加稳定与合法,它受到高度管制。比如在我的国家捷克,人们正是在这种监管之下失去了使用加密货币的动力。

我的第三个已被实现的预感是运作自由的“去中心化电商(decentralized market)”——开放宝市(OpenBazaar)的出现。开放宝市大概是去中心化的易贝(Ebay)或亚马逊(Amazon)。在开放宝市,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加密货币提供及售卖任何东西。这里不存在单点故障问题(single point of failure),也就是说,不存在任何可以被轻易关闭或监管节点。

已被实现的预测
ACCOMPLISHED PREDICTIONS

我有预感,匿名交易被禁止只是时间问题——我指的是一切匿名交易。这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犯罪现象与恐怖行动通过加密交易对人们产生了威胁。在欧盟和美国,我们履行着旨在反洗钱监管的AML5指令。这条法规十分严格,无论你要进行哪种交易,每一次交易的发起者和接受者都必须进行身份验证与鉴定。同时,你也需要了解,几年前欧洲已经完全禁止使用预付卡,我指的是匿名预付卡。如果你想要申请任何借记卡,比如维萨卡(Visa)或万事达卡(Master)。你必须提供个人信息,比如护照或身份证。

如今,我们可以看到,全球范围内许多全球交易所不再接受门罗币和ZCash那样的匿名加密货币。政府当然不喜欢匿名加密货币,但它们暂时还无法控制加密货币交易。有趣的是,像门罗币那样真正的匿名加密货币对境外金融市场其实有着很大的好处,因此,很多想要减轻赋税的公司正转向使用加密货币,试图躲避传统境外贸易许可中严苛的规范——这些法规甚至适用于加勒比群岛(Caribbean island)、巴拿马(Panama)等区域沿岸的境外基础设施。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别幻想通过比特币(Bitcoin)获得隐私保障!当下,大多数加密交易都在使用更改分析之类的服务,这些服务通常用于检测“黑钱”或幕后交易等非法活动。所以,即便是比特币也无力对抗审查——虽然很多人正在或曾经认为比特币可以保障隐私。举个例子,在Blockseer’s Pool2 Blockseer’s Pool是一个比特币“挖矿”池。,比特币矿机们所进行的挖矿交易并不包括那些“黑色交易”,例如与黑名单。但我认为,在在未来,黑市很有可能会拥抱真正的匿名加密货币,比如门罗币或 ZCash——门罗币更有可能一些。

许多年前,我还预感到一个全面去中心化的法律体系将会崛起。相应的,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开源且去中心化的法庭Kleros正在运行。当然,它只是一个典型案例。Kleros 使用谢林币(Schelling Point)作为真相激励令牌进行沟通,这让我们能够在没有政府参与的情况下解决很多法律冲突问题。

加密市场将会移动化是我多年前的另一个构想,它会使加密市场适用于更多人。如今,移动化加密市场已经成为现实,具体案例包括在 IOS 或安卓(Android)系统上都可以运转的软件Haven。它让人们能够易于获得去中心化的开放宝市。然而不幸的是,据我所知,这家公司已经因为没钱继续经营而停滞发展了。

正被逐步实现的预测
PARTIALLY ACCOMPLISHED PREDICTIONS(JUST HAPPENING)

现在我们来谈谈那些正在发生并部分实现的预言。

分享一件糟糕的事,我认为政府将会强制要求作为企业加密行为的最后“守卫者”(mandatory government backdoors)。虽然没人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但就在几天之前,欧盟的最新计划“通过加密和反加密保障安全(security through encryption and security despite encryption)”被泄露了。这次立法计划的目的在于寻找干涉并破解加密、拦截通信的方式。虽然它还在提议的阶段,但由于欧盟正面临着恐怖袭击威胁,该提议很有可能会在明年被实施。

此外,在许多西方发达国家,比如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有令人非常讨厌的“密钥披露法律(Key Disclosure Laws)”。这意味着当你在使用像是PGP(Pretty Good Privacy)加密程序、SM国密算法这样的全面加密程序,又或者持有比特币时,要是有人指控你在一些非法活动中有犯罪嫌疑,那么根据这个法律,无论你是否做了坏事,你都有义务给政府提供密钥,拒绝提供密钥可能会使你面临监禁。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些西欧国家,比如瑞典或冰岛,几乎不再使用现金。因此在这些地方,匿名现金很有可能在五年之内被禁止。

近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PREDICTIONS I EXPECT IN THE NEAR FUTURE

接下来的这些预言将会发生在离我们很近的未来——我指的是一到三年间。

首先,由于比特币门槛较高,现在仍只有少数人在使用它。这也是“比特币闪电网络”(Bitcoin lightning network)出现的原因。但闪电网络仍然仅供少数人使用,它无法被大面积推广。因此,我期待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比特币闪电网络可以适用于大多数人。现在一些其他的加密货币也支持闪电网络,比如门罗币或莱特币(Litecoin),因此,或许未来也会出现“门罗币闪电网络”。

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有所心理准备——那些与加密相关的事物,尤其是加密货币和加密市场(cryptocurrencies and cryptomarkets)很可能会走向非法犯罪。目前政府尚且无法控制和监管这些市场,因此,我们很可能要面对在加密领域日益增长的犯罪现象。

五年内可能会发生的事
PREDICTIONS IN 5 YEARS

再来看看我对于接下来五年的预测。

第一个预测和“匿名去中心化众筹揭秘(Anonymous decentralized crowdfunded whistleblowing)”有关。想象一下,像斯诺登(Snowden)那样的揭秘吹哨者完全可以被匿名众筹!但问题是我们如何在技术上实现它。其实要实现它非常容易。人们可以打赌某份重要文件会在什么时间泄漏出去。即使我们知道应该核实这份文件是否有效、是真是假,但如果类似的事在未来发生,我们可以想象,政府机密机构将面临全面解体。原因在于“匿名去中心化众筹吹哨”给政府机密机构的工作人员创造了赚取加密货币(比如门罗币)的基本激励机制。因此,一些机密便会泄漏出去。

打个比方,无论你是世界上哪个地方政府机密机构的雇员,你都可以用你能够获得并打算泄露出去的机密打赌。作为机密接触者,你当然知道自己打的赌是正确的,当你准备把这个机密泄露出去时,你很容易就可以获得加密货币作为打赌的奖赏。对于政府而言,他们很难在这种“匿名去中心众筹吹哨”机制下保全自我。

我的另一个五年预测是“完美贪污”(perfect corruption)。匿名加密货币和预测市场能够帮助人们实现某种被称作“匿名完美贪污”的行为。打个比方,你想要少交税吗?如果你想要交更少的税,只要回到使用加密货币的预测市场,而其他地方的税收在两年之内不会改变,甚至变得更高。如果你有很多钱并且是个有权势的政治家,你甚至有能力改变市场。你只需要查看一下预测市场就会知道,只要你下赌注在相反的一方,你就可以赢得很多的钱。而获得这些加密货币意味着你可以通过完全匿名的方式赢钱。关于这个话题我写了一篇叫做《集体主义的民主:如何通过匿名预测市场实现完美贪污》的文章。虽然这是一个理论设想,但我作为一个计算机研究者可以告诉大家,实现匿名预测市场在技术上非常容易。我们现在甚至就有一些用于“完美贪污”的去中心化预测市场。因此,未来可能出现的“完美贪污”现象。政客可以因此获得不可追踪的匿名加密货币作为贿赂,并且这种行为无法被监管与揭露。

我的第三个五年预测是“反政府保险”(anti-government insurance)的可用性。我们刚刚提到了匿名预测市场,也会有与之对应的反政府监管的保险服务。举个例子,在很多国家,使用加密方式购买毒品、躲避监管或使用现金避税都会遭到处罚。对许多人而言,他们需要确保这些“看不见受害者的犯罪行为”(victimless crimes)不会发生。在技术搭建上实施匿名保险是可能的,比如你可以每周或每个月向某个人购买、订阅某样东西的许可证。如果需要处理一些法律问题,比如躲避监管或使用现金避税,你只需要发送能够证明你确实有这些难题的证明,就可以购买获得匿名保险,比如门罗币或者其他加密货币。

另外,我认为许多运营匿名洋葱头(Tor)出口节点或开放宝市节点的人将会遭受严酷罪罚。这是因为刚刚提到运营节点的人使一切在技术上都变得可行。同时,去中心化的网络方案也会慢慢增多——澳大利亚的 funk Feuer和Serval Mesh就是典例。只要有wifi 他们便可以完全去中心化运行。

十年内可能发生的事
PREDICTIONS IN 10 YEARS

我的下一个预测时十年之后,我们将可以使用“没有约束的优步”(Uber for everything)。什么是“没有约束的优步”?我们可能会拥有通用的共享移动应用程序,有了这个应用程序之后,通过完全匿名的方式给任何人提供任何服务将成为可能,这意味着我们不再受到政府的控制和税收。刚才的内容听起来似乎有些乌托邦,但加密无政府主义者知道这一切在技术上都是可能的。因为我们不仅可以搭建并使用去中心化市场和加密交易所,我们也可以使去中心化匿名加密货币之类的事物成为可能。因此,我期待着此类通用共享移动应用在未来出现。

当然,去中心化的技术也有可能会被大面积滥用。比如匿名众包的无人机袭击事件可能会在未来发生,这将会导致很多无辜者丧命。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有关去中心化加密无政府主义理想国的内容,我强烈推荐大家阅读无政府主义者保罗·罗森伯格(Paul Rosenberg)的书《一个旅人的居所》(A Lodging of Wayfaring Man)通过这本书可以很快了解加密无政府主义。

我的第二个十年预测。当你想要创建一个公司时,你可以创立中国公司、美国公司等等在某个国家内部的公司。然而在未来,国家政府可能会失去他们对企业的营业执照垄断权,就像他们正在失去对于货币印发的垄断权一样。正是因为现在有诸如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货币。我们可以预测,在十年内,政府由于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不断出现而失去对企业的营业执照垄断的情况完全可能会发生——这意味着我们将有机会建立全面去中心化的全球化公司。在这里,股东之间的关系有望北环和。毕竟,除了这些所有者们,没有人会同意股东们可以任意更改公司的内部规范。人们可以用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的个人合约替代过去权利失衡的股东员工关系。

另外,在未来,政府很可能会剧烈改变现有税收模式。我认为虚拟及互联网服务将不再被征税,但同时,实体产业将面临着更高的税收。因此,如财产税(property tax)在未来极有可能上升,并且许多国家很有可能将税收转向人头税(head tax)。那么人头税是什么意思呢?人头税最早由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发明。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脑袋,而每个人都应该为国家与公共事业交税,因此被称作人头税。

此外,人们在未来还可能开始向提倡自由市场、无政府主张的“海上家园”(seasteading islands)等国家移民。而洋葱头或开放宝市的去中心化节点可能将被设立在远离地面的空中某处——即使这听起来有些乌托邦。

当我看到国家的中央银行不停地印发新钱时,我觉得,也许不用十年,而是在这一两年间,我们就将看到极其严重的通货膨胀现象发生。因为当一个社会的服务与商品产出维持原样,而中央银行却在不停印发新的货币时,货币将极大地失去它原有的价值。因此我预测在十年内,由于世界上的各类实体钱正在不断贬值,我们的金融系统将会崩溃。或许我们可以想象一种“自由银行”,它意味着任何人可以建立自己的银行或货币。人们只需要说服别人来使用自己的银行和货币,就可以实现“自由银行”的运转。

我还认为,在未来,人们在移民到自由的“海上家园”国度之后,很可能仍会被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所统治。并且在未来,现实世界和加密无政府主义世界会更加两极分化、互相分离。我会将加密无政府的世界称做“第二现实”(the second realm)或“暂时自主的领地”(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s) 。大部分人将仍然停留在传统的物理世界,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会试着进入更加自由的加密无政府的世界。

未来十五年内可能发生的事
PREDICTIONS IN 15 YEARS

我的最后一个分享是“十五年预测”。这个想象尤其适用于拥有类似社会体制的欧洲国家,因为欧洲国家的社会体制基本上类似于一个国会游戏,可以说是一场无意识的国会游戏。我认为,在在十五年内,我们这些国家将逐渐走向老龄化。而丧失能够改进社会体制的活力年轻人将导致我们现有的社会系统走向崩溃。然而我们或许可以预见一种“虚拟国家”(virtual states),比如比特国(Bitnation)。虽然他们无法在传统的国家政府体制下合法化,但这些“虚拟国家”很可能取代现有的国家政府。他们将开始提供诸如卫生医疗等社会服务。因此我认为,十五年后我们的社会将发生极大的改变。以上就是我想与大家分享的预测与想象。接下来我会总结一下这些可能会在未来发生的事。

总结:未来可能发生的事
 FUNDAMENTAL EVENTS IN OUR FUTURE

首先,政府将无法关闭去中心化加密市场(比如开放宝市)或交易市场,匿名加密货币给予地球上每个人,想象一种新的经济自由的可能性。另外,去中心化的匿名保险将与政府对立出现,尤其是当我们谈及“没有受害者的犯罪行为”时。还有,导致“完美贪污”的匿名预测市场也很有可能在未来出现,因此我们需要为“完美贪污”的现象做好准备,并试图改变我们既有的社会形态。

我们还应该知道,加密市场和去中心化组织在管理电商上比政府更加有效,不管是非法产品还是合法商品与服务。自由市场比政府管理市场更加很有效且价格更低,我想这点你们在中国比欧洲更能理解。在欧洲,经济事务受到政府的全面管理。因此,由于这些夸张的管制和税收,欧洲在经济上毫无竞争力,特别是相对于中国而言。因此如果欧洲国家不做出改变,将会在接下来几年内面临危机。所以,人们会转向加密市场,不是因为隐私保护与自由——毕竟大多数人更本不在意这些,而是因为加密市场的一切都因为不受政府管控而价格更低。因此政府法规的缺席使大多数人因为经济原因抛弃传统市场而转向加密市场消费。

有一个很好的类比,美国奴隶制之所以被废除,并非因为人们认为奴隶制很糟糕、我们要更加人性地对待奴隶,而只是因为市场驱动的资本主义更有效率。原因就在于,自由人比不自由的奴隶生产力更高。因此我想通过这个例子告诉大家,很多人将会因为效率与价格优势转向加密市场。

坏消息是,威权政府在20年内仍会统治着这个世界,并且更加极权,因此将会出现许多杀鸡儆猴的诉讼案件。我预测将会有很多无辜的人将会遭受惩罚。你肯定听说过暗网“丝路”市场(Silk Road market)的创始人Ross Ulbricht,在美国被判处了双重无期徒刑。因此我猜测未来将会有许多卷入加密市场的无辜者也会同样遭受惩罚。

好消息是,现在的威权系统存在着许多问题。比如,由于所有共享经济都在试图逃脱政府的管控,因此政府无法很好地解决或调和,比如优步和爱比迎。然而即便政府不那么喜欢共享经济,大多数民众却偏好。尤其是在欧洲,人们非常喜欢去中心化的共享经济。还有一个问题关于战争和毒品,尽管人们不喜欢它们,却始终没有被解决。因此如果战争和毒品仍在继续,将会有很多无辜的人不断地死去。而且,纯粹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政府无法关闭或毁灭加密市场,因此人们仍旧会使用它。

而正因为我刚刚所提到的所有问题在自由的社会里将不会存在,所以我们未来的社会应该朝着后者发展。

加密无政府主义/无政府资本主义/更强大的免疫系统
CRYPTOANARCHY/ ANARCHO-CAPITALISM IS LESS VULNERABLE/ MORE IMMUNE SYSTEM

“加密无政府主义”,或者所谓的“无政府资本主义”,拥有更加强大的免疫系统。因为战争和毒品在技术上不可能获胜,加密市场也无法被禁止。我们应该意识到,政客在这场战争中不会获胜,因为他们必须适应于我们拥有加密货币这件事——我们的加密货币无法被任何人所阻止。即使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许多无辜的人将会因此而牺牲。

因此,什么是我们个人可以做的呢?首先你需要意识到,个人和政府之间存在着极大的不平衡,因此无论哪一个政府总是可以随心所欲地伤害个人。并且我们需要知道,在现实世界保护自己的隐私十分困难:现实世界,到处都是监控摄像;个人很容易妥协,因此这很成问题。同时你应该知道,政府可以使用社会工程学(social engineering)使你妥协,比如政府可以使用“零日攻击”(0-day)黑进你的手机、手提电脑、台式电脑等等一切设备。并且政府比你拥有更多资金,而你没有那么多预算,因此他们可以依靠经济力量捣毁你。因此我的个人建议,即便你意识到个人很难与政府系统对抗,也不要硬着头皮一个人战斗,不要树立自己的敌人。不要树敌意味着我们需要明白,我们所在的国家体制只是暂时的,未来我们的社会将会是完全不同样貌。

这就是我今天想要分享的全部内容。最后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是真实存在的!照片里这幢位于布拉格市中心的三层小楼就是我们的根据地。2014年我们租下这栋楼,至今已有七年了。这里是加密无政府主义者的聚集地,我们在这里开启了世界上第一家只能用加密货币消费的咖啡馆。这意味着在这栋楼里,你可以并只能使用诸如比特币、莱特币、门罗币等加密货币。如果你想购买咖啡以及其他任何商品,我们只接收加密货币。非常欢迎大家来捷克游玩时拜访我们!

感谢大家的聆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