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建中的中国

魔幻贵州 · 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一齣关于政治任务的“戏”?

# 魔幻贵州田野报告二期

2019年12月18日,中国美术学院网络社会研究所与空间生产小组在黄孙权教授的带领下,第二次踏上了西南延绵的丘壑。「乡建中的中国」正被一个巨大网络结构下被卷动着,出发以便思考,行动以便反思,学会在田野中辩证看待自己与他人的关系,琢磨社会─技术关系如何共同地形塑我们。

此次贵州乡村扶贫建设调研探访的行程共计7天,贵阳市的花果园社区 (18-19);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都匀市毛尖镇坪阳村螺丝壳河头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19),三都县九阡镇石板村 (20);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丹寨县万达小镇-标志性地产扶贫(20);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兴义市楼纳村大冲组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 (21),安龙县坝盘村 (21),巴结镇南龙布依古寨 (21- 22);安顺市的紫云县中洞苗寨 (22);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榕江县大利村妇女织染拟合作社、侗天山居民宿 (22-23),归柳村,丰登村倚山人手作工作坊 (23),黎平县茅贡镇粮库艺术中心&乡创学院 (23),从江县占里侗寨,高增村乡约乡见村寨联盟、从江生态文化社&侗房民宿(24),黎平县無名营造社,黄岗侗寨创客中心、好声音客栈、村民民宿组群 (24-25)。

自2016年起围绕着“城、乡的空间生产”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多次的田野调查实践。贵州田野报告二期系列文章是「乡建中的中国」研究课题下暂时性的田野思考。无论如何,故事带来更多的理论思考,我们在田野间发现的问题、思考和案例书写,都是大时代下中国、山水、群体、个人的共同足迹,提供讨论和批判的基础。

撰文:关茂铟

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中国空间生产的乡土实践研究生

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宣传基本定位:以国内外知名建筑师为核心群体,加上艺术家、文化学者,打造中国的“西塔里埃森”,以建筑教育作为其业态,推出“大师+教育”的模式,让楼纳成为青年建筑师成长的“摇篮”。倡导以设计引领乡村,用设计、文化、艺术与媒体的力量,实现乡村建设的转型,用建筑师的集体力量,探究中国未来乡村的发展之路,为中国的乡村振兴贡献“楼纳智慧”。

研究缘起于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绚丽的定位与实践之落差——如何就把一个村组变成“废墟”一般?乡村建设所应环境之不同,应如何开始 、进行?建筑实践回应社会性问题的可能性?此文仅试对第一个问题做梳理、回应。

▲ 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目前现状 
图片来源:《乡建中的中国农村》课题调研小组

楼纳村概况

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选址于贵州省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兴义市楼纳村大冲组,距镇区10公里。楼纳过去名为“楼腊”,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更名为“楼纳”,这词来源于布依族语,意为“美丽的田坝”。楼纳村祖先自清朝初期开始世居于此,至今已有三百多年。2008年村级整合,将上寨、哪叠、楼纳三个村合并为现在的楼纳村。其现国土面积为42.6平方公里,辖20个村民小组,共 1333户,5287人,居住着布依族、苗族、汉族等民族。其中,布依族人口占总人口的 72.4%,是个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少数民族村寨。

▲ 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原场地(楼纳村大冲组) 
图片来源:UED城市环境设

楼纳村大冲组有78户村民,世代深居在群山环抱的一片洼地——似有“桃花源”之境象。全组靠一条宽3米,长 278米的隧道(1998年才修建完成,此前孩子读书、赶集,必须攀悬崖,从山脚到山顶再到山脚,一次要耗费一个多小时)与外界连接。村民过着自足的农耕生活,不属于贵州省行政区域内三大集中连片特殊贫困地区的村寨,却是贵州省少数民族区域内的国家二级贫困山村。

▲ 楼纳村大冲组与外界相通的隧道 
图片来源:UED城市环境设

政策力量的涌进

▲ 中央出台的乡村建设政策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

随国家推动的乡村建设运动至高潮,楼纳村对应之地方政府于2008年启动新农村建设。2011年5月8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到楼纳村视察农业结构调整、扶贫开发、新农村建设等工作后,楼纳村的发展除得到新农村建设政策的扶持外,其发展更是得到少数民族地区精准扶贫政策的极力推动。(2015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明确要求到2020年要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实现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在国家划分的14个集中连片特殊贫困地区,属于贵州行政区域的就有滇桂黔石漠化区、武陵山区和乌蒙山区。三大集中连片区域覆盖全省土地面积的80%以上。贵州成为全国脱贫攻坚战的重点区域,而少数民族地区则是脱贫攻坚战中重点中的重点,是脱贫攻坚主战场。

▲ 中央出台的扶贫政策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

楼纳村的称谓由“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顶效经济开发区楼纳村”的称谓改为“贵州省黔西南州义龙试验区顶效镇楼纳村”,楼纳村所属区划,由市(县)级管理的开发区升级为省州两级联合建设的县级试验区,接收省州级别的开发资源配置。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则是作为响应“建设美丽乡村”政策号召的义龙试验区重点项目,借助政府对楼纳村大冲组村的精准扶贫易地搬迁政策落实,大冲组的76户居民搬离世代居住的山洼,被安置到大概七公里外新建高速路边的村口。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获得其建设用地,并于2016年3月,正式揭牌、第一批建筑师入驻签约。

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的运营

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获得地方政府诸多政策资金得以启动,然其实在的产权归属于2017年4月成立的贵州省楼纳建筑师公社项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由贵州义龙新区城市运营发展有限公司控股70%,贵州省楼纳建筑师公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控股30%,作为公社运营和掌控的真正主体。

▲ 楼纳建筑师公社大事时间表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

对公社的运营和建设,贵州义龙新区城市运营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之一、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创始人彭礼孝(CBC 建筑中心主任、《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主编),开始构建其所提出的所谓中国年轻建筑师成长的“摇篮”、中国的“西塔里埃森”、建筑“达沃斯”小镇,引荐团队对大冲组进行新的规划、功能架构:与建筑师合作开设特色民宿、动物农场、展示空间、咖啡馆、特色餐饮、乡野运动、书院、建筑师婚礼堂。同时自2016年 3月始到2018年7月,策划了系列建筑文化事件。

▲公社宣传的餐厅 
图片来源: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微信公众号
▲ 公社建成的综合服务中心
图片来源:《乡建中的中国农村》课题调研小组

近代乡村从作为救国之地,到作为国家工业化原始积累的提供地及经济危机成本转嫁地,再到成为都市化的农业劳动剩余价值、土地、青壮劳动力供给地。即从1993 年始,随着青壮年人口的流失、农业生产入不敷出、农业补助资金匮乏,乡村产业及社会结构逐年奔溃,同时伴随资本对农村土地资本化、政府以地生财,村民间政府与民众间的土地纷争,村集体及组织分崩离析状态越演越烈,乡村长期存在的“村社理性”和组织的载体相继衰败,从而能够内部化的地降低外部风险,争取建立对自身合理的生产关系,发展产业的能力已基本不存在。自始,美丽乡村建设面临的本质性问题直指重构基层农民自治的组织。

▲ 公社宣传的餐厅 
图片来源: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微信公众号
▲ 公社建成的综合服务中心
图片来源:《乡建中的中国农村》课题调研小组

而楼纳建筑师公社的实践运营希望集一领域之力量开出一条新的乡村建设道路,其围绕着建筑学主题开展的活动方向分别为:主题讲座+会议、建筑节、展览、书籍出版、设计输出。系列事件中和楼纳村村民发生直接关系的是建筑节及设计输出中的“一村一大师”计划,即以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为平台,一位建筑师、建筑高校改造楼纳村下的一个自然村,而且希望是一种长期的设计服务。

▲ 公社媒体宣传的动物农场 
图片来源: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微信公众号
▲ 公社建成的农地
图片来源:《乡建中的中国农村》课题调研小组

在这过程中,地方政府和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投资主体作为主导,村民被动接受系列事件的发生。短周期内给公社周边的一些村子带来一定的人流量,间接让村民有了一些收入,但其对于乡村的根本性问题解决有多大的效益?公社内无人的建筑师图书馆、长满荒草的绿地、供都市人度假的田间奇异的民宿等,无论是公社产权的构造还是文化事件的策划都是村民主体的缺位,谈不上和村民建立一种合理性的组织关系,动员农民建立自治的组织,培育楼纳村的“村社理性”寻求产业的发展。

▲ 公社建成的民宿
图片来源:《乡建中的中国农村》课题调研小组
▲ 公社媒体宣传的民宿 
图片来源: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微信公众号

实践的外部性及短期性

以彭礼孝为首的一些建筑圈的人趁精准扶贫楼纳村大冲组异地搬迁、“美丽乡村等政策”,圈到其缔造“如画”的田园风光的用地和资金。而且这种资金的吸取更是连带性的即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作为一个提供设计服务的乙方平台,启动的“一村一大师”计划对楼纳村的 13 个自然村进行改造。同时其对于楼纳村的社会性问题开展建筑学领域内的探索——“一村一大师”的实践探索,激不起所谓建筑学领域内的对于乡村建筑实践问题的探索性讨论,局限于熟人圈内的自娱自乐,无论是在重构楼纳村村民自治组织问题上,还是建筑学领域内对楼纳村社会性问题的回应,都是涉及甚浅。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的系列之活动对于楼纳村民来说基本就是一种外部性的存在。楼纳村这生活生产相结合的村子,特别是大冲组似乎变成一个“大戏台”,楼纳村、村民在这一过程中只是作为这戏台中的一个道具或幕布存在着。戏台上表演着一齣如何完成政治性任务的戏,而戏始终会落幕。

▲ 公社目前停滞的状况 
图片来源:《乡建中的中国农村》课题调研小组
▲ 公社目前停滞的状况 
图片来源:《乡建中的中国农村》课题调研小组

即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启动资金的严重政策性依附而至的政治任务性。强大的周期性政治任务——完成楼纳村的精准扶贫脱贫计划、美丽乡村建设的评估任务,完成任务的方法直接和中国地方官员任职制周期性直接挂钩。地方政策落实的资金有限,短期内多数地方官员在任职内利用最大的资源,甚至是大而无当地完成任职内的政治性任务,把完成任务的成本甩给下一任。而其大而无当,加剧了它的短期性特征。这过程中公社的主体——文化生产者虽活跃,而其作为文化生产的主体,在乡村建设中无权、无资本,一个游离于政权体制外的主体,严重倾附政统,与政府间是一种抵抗而依附的关系,政府态度或政权的变化,实践如周期内不能自寻生存之道,就只能就地停滞。最后于2018年3月7日,贵州省楼纳建筑师公社项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权被流转到占%100股的投资公司——贵州盛世鑫源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而其最总的控股组织分别是黔西南州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黔西南州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 楼纳在威双中国馆 
图片来源:洞见乡村的未来——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的中国楼纳
▲ 威双期间《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设计引领下的未来乡村》国际英文版发布
图片来源:洞见乡村的未来——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的中国楼纳

最后用媒体和“建筑计划 ”言语给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村组)盖了一身算不上靓丽的“衣裳”及建筑文化生产者等对乡村“田园牧歌”式的意识形态的想象(楼纳建筑师公社实践参加第16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展览介绍中有:公社提出了“未来乡村”的课题,希望用建筑师的集体力量,探究中国未来乡村的发展之路。公社倡导以设计引领乡村,用设计、文化、艺术与媒体的力量,实现乡村建设的转型,留下田野,守住乡愁。公社试图探索并输出适宜中国乡村、面向未来的设计、建造技术和生活方式,打造一个 “未来乌托邦”。),终究抵御不住其最后纯粹变成资本家作为主体的资本投资项目,加速地资本化村组的生产资料,解构其农业生产的景观和社会关系。

参考文献:

[1].梁漱溟.乡村建设理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2].温铁军.八次危机[M].北京:东方出版社,2018.

[3].雷蒙.威廉斯著,韩子满,刘戈,许珊珊译.乡村与城市[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4].潘吉海.贵州少数民族地区精准扶贫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9.5.

[5].彭礼孝. 主题:VILLAGE VISION 未来乡村[J]. 城市环境设计,2017(03):401.

[6].周秀,翟辉. 回归“原乡”视野下的未来乡村发展刍议——以贵州楼纳村的乡村振兴为例[J].城市建筑,2018(26):116-118.

[7].吴真平. 引智入 产业振兴[N]. 建筑时报,2018-06-04(008).

X